感恩生命中的“波旬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06-26 11:23:24      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恒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學佛不以成道成佛為目標的話,那只是人生的包裝,生活的點綴而已,但是成佛卻又是一個艱辛而又漫長的過程,更是一人與千魔斗,萬人敵的過程。很多人在這個過程中沒能熬過最艱難的三厘米,沒能在最黑暗的黎明前見到佛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過對佛陀的認識,讓我重見佛陀當年六年苦修的情景,心中為之震撼,潸然淚下。就像他對阿難說,不論在過去、未來或現在經歷的這種努力所引起的痛苦、折磨與刺穿的感受,可以說前無古人后無來者。然而,即使通過這樣常人難以企及的嚴酷苦行折磨后,也并未超越常人的境界,獲得圣人的知見,仍未解脫。佛陀繼續用生命實踐,努力禪修,尋找通往覺悟的正道。在佛陀即將悟得正道之時,波旬的魔宮震動了,氣勢洶洶地用盡誘惑的手段前來阻撓他的解脫證悟,佛陀毅然決然奮起迎戰,用自己的信心、精進、智慧擊敗了波旬的十支軍隊和伎倆。所以,佛陀這段看似神乎其神的求道、降魔的經歷對正在學佛修行的我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念執迷一念覺悟,一面魔性一面佛性,這是無始以來無明凡夫的特性,每天都在迷悟之間無數次地切換,每天都要面臨與千軍萬馬的魔軍做斗爭的場面。有五蘊的貪著;財富的貪念;情色的誘惑;有家庭情感的粘著,孩子的叛逆;有所謂的應酬接待;有生命、生活的無常、公司業務的無常,有無明我執導致的貪、嗔、癡、慢、疑、邪見等各種的煩惱和痛苦,我始終與這些內魔共處著,被其沖擊著、推動著,左右著生命,惱害著身心,一旦遭遇波旬之類的外魔入侵,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防護城墻就會即刻土崩瓦解,根本無任何招架之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五下午照例是小共修,作為陪伴義工的我責無旁貸地要參加,但是那天中午,我的家賊就差點沒有防住,幾個朋友一起在會所喝茶,吃完午飯想打牌,如果我不參加,他們就湊不了桌,所以他們就想方設法地蠱惑我,甚至認為我對佛法過于沉迷。我也向他們解釋了我的安排,可他們仍然想盡辦法地引誘我。我也確實為之心動,心想反正我不去還有麗平陪伴,內心一直搖擺不動,差點被內心的奸細所出賣。所幸最終讓我識破了魔性的伎倆,決定趕快逃離他們的魔掌去參加共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如導師開示:降魔首先是要降伏自己,降伏自己妄動的內心,如果我們的內心沒有貪嗔癡等各種煩惱,就不會被奸細出賣。一旦戰勝心魔,無論出現誘惑還是恐嚇,我們都有能力保持覺知,取得戰勝魔軍的勝利。隨著修行的深入,我所面臨的魔軍會越來越多,干擾也會逐步升級,更加難以對治,何況學佛的意義是改造生命的過程,而我此時正是處在生命改造的關鍵期。所以,我在認清內在魔性的同時,應該思維我生命的靶心所在,修行的希望所在,成佛的潛力所在,只有這樣才能在修行的路上過關斬將,披荊前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陪伴他們的2個多小時期間,我思維著佛陀成佛后第一個感恩的人不是父母,而是波旬和提婆達多這樣的人。因為如果沒有他們,佛陀或許就不能圓滿六波羅蜜,就不能具足四無量心,就不會成佛,所以,我也應該感恩生命中像波旬和提婆達多這樣打擊我,為我設置修行障緣的人,感激所有讓我痛苦和煩惱的事,如果沒有它們,我看不到我執,看不到我的貪欲,看不清我內心的魔性,也不知道我相,逃脫不掉自我。就像現在修行中的我,一次次地示現修行障緣,或許正是佛陀在加持我看到自我,他們一次次地打擊,是在粉碎我的自我,生活一次次地讓惱苦降臨到我的身上,是在逼迫我解放自我,突破自我。如果我因為某個人或某件事而煩惱或痛苦,那或許正是我修行的機會,也是歷練解脫的機會,所以,我應該發現、珍惜并感恩我生命中的波旬和提婆達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恩三寶!感恩三級修學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售前QQ客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售后QQ客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機網站二維碼